兒時與爺

上週六與友聊兒時,想起小時候與爺爺的故事:

1
2
3
4
5
6
7
8
小一上學,爺爺一天回家把我全身淋濕,
大笑不止,我恐懼、哭喊皆不停。
當日問,不答。隔日問之,
對曰:“今後汝已入社會,社會多如此,
恐懼無用、哭喊無用,
必忍人所不能忍,
容人所不能容,
才能成人所不能成。”

讓我延伸思考到一個議題,為什麼不管在任何場合,校園、辦公室、社交場合,常會有人這樣善心的提醒:“你應該離某甲遠一點,某甲這個人很有問題。”

很有問題,不是正是需要被瞭解嗎?為什麼人反而避開他,而不是瞭解他、看看有沒有機會幫助他呢?我確實有因為某些“不好的人”弄得一身腥過,但我不後悔,這又是為何?

後來我明白了,這世界有兩種人, born to follow 跟 born to lead 。 born to follow 的人,當然要靠人脈學才能蒸蒸日上。 born to lead 的人,靠的就是寬心正氣,自己建立道路。斷然,兩者有極端不同的處世哲學。

目前這個社會, born to follow 的人會更快找到自己的位置,蒸蒸日上。因為社會已經極端高效、邊界成本低、無戰亂、穩定。

但我不想改變自己的道路:“英雄為人自己路,地位為何隨他去。”其他一切難道不是虛空嗎?悟道為終端,信念為中道。如果這個社會讓我成功,那是這個社會的福氣。如果這個社會讓我失敗,那是這個社會的悲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