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刑與否

各有理

死刑議題,正有正的理,反有反的理,都對。政府會兩難,就是因為想要都對,一次性解決。各有理,不計數。窮數自己的理,盡數他人之不理。

記得證明,記得工具

不知有人想過,一切根源。講個故事,從小教育鼓吹邏輯與數學,有趣的是,後來很少人注意證明,只在乎怎麼用。即使博士老師、工程師,畢業後也會說:“我知道,但我忘記怎麼證明了。”

原來,邏輯與數學,最後都成為了工具,用來告訴別人,告訴世界。而反省自己的過程,我們忘了。同理推演現代之社會、管理、律法等等議題。

這個社會非常在意用邏輯與數學暢達自己理念,卻不是反省自己的理念之合理性。而道理如同高山,人皆在山下,測量點不同,角度自然不同。必然地,爭執不休,因為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,風向民氣反覆更替淘汰,人卻不盡然更加幸福安好。

心照不宣

兩難議題在先秦裡從來不是囚徒困境,不需要畫出償付矩陣,不需互相嘲笑推翻。心照不宣,就能很有藝術的解決許多問題。如今生冷,實屬可惜。

越提倡說清楚講明白,提倡愛的社會,不就越虛偽越矛盾嗎?

現在佔便宜的,未來就要還。現在欠的,未來又會得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