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法終止的惡夢

暴怒的半夜,想像力的牢籠:想研究純物理(量子物理),職業生涯想做商人,工作技能想很熟演算法、很熟寫作,生活又想要很單純。

每天只覺得自己智商有限,時間有限,體力有限,慾望卻沒有極限。我怎麼這麼廢呢? In some kinds… 我的確每天都比昨天好一點…但該值得高興嗎?仍然是十分愚昧,仍然是什麼都不懂。不知道未來會在哪裡收斂,或是死在哪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