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風前的完整阿嬤在我心中的記憶,只存蓄不足十歲餘。虱目魚鬆、虱目魚丸,以及有點胖的身軀。其後都因為中風殘疾,變得不完整。
中風之後,阿嬤住在營頂時,用遲鈍的節奏於看電視時手舞,用遲鈍的節奏於阿公課表操練體能,時與人用遲鈍的表情與口語相逢笑談。藤澤與奇美時期,只要清醒也必然瞪大眼睛,專注聆聽探望者。
你很難猜阿嬤在想什麼,也或許他此生從來沒為自己想過什麼。你很難想像,過著近二十年不完整的生活是什麼感覺,但也或許他覺得自己不那麼需要。
於是,不完整變得只是形體,不完整是表面。內裏堅韌柔順。
“上善若水。水善利萬物而不爭,處衆人之所惡,故幾於道。居善地,心善淵,與善仁,言善信,正善治,事善能,動善時。夫唯不爭,故無尤。”
講的就是我心中完整的阿嬤。

心態

最近這波迷上國學,發現也不用特別去學行銷跟業務,只要了解各國蘊含的文化哲基就好。小時候獨尊道家與兵家,不看儒家,但這波在儒學與易經中看到很多道理可以與道兵相互應證,很有意思,成長許多。

六韜

其中這波最欣賞的就是六韜了。這個網站幫我很多,大家有興趣可看看,興趣如果被激發了請多支持。
超讚的 ctext

曹操之所以雄霸,在於他交雜道家思想與法家思想,並抓住了漢代的集體潛意識去佈局其行動。而這也解釋了後期為何他相對於比較好打的東吳,寧願老去幹比較難打的西蜀,因為打西蜀時東吳不見得是後患,打東吳則西蜀必為後患。劉備在心機比他高明,集體潛意識裡又佔據了皇親與儒家實踐兩個明星品牌,家族淵源與人格特質在該勢之下都贏他。小時候同儕看漫畫卡通小說之餘,我潛心學習三國志與三國謀略,很多事情我小時候看不懂的,幾十年後稍微瞭解了人性,倒是懂了。曹操真是雄才大略,豪氣萬千。

重看三國簡要:

結論

劉備之所以後世戲曲作品、民俗、聲望較佳的風向,在於西蜀集團的仁義較為表面,讓人好懂。曹操的仁義,沒有一個故事主線,而是要從其韜略及處世推敲。

比較

a. 曹操30歲以前與兵士比賽射箭武技等事,看得出不拘小節。
b. 相反的劉備總是表露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樣子,像現在粉絲團教主和政治人物,是做給人看的。

a. 曹操對於自己敬仰之人或不屑之人表達單純,對於自己尊敬的文武人敬仰至極不惜丟自己的臉,一直拿自己的雞腿跟別人的懶覺比,說自己不如ABC。對於自己不欣賞的果斷炒魷魚、殺頭,不管別人罵名。
b. 相反的劉備有複雜而高段的價值主張,偉大仁慈元首、漢後主,讓類似思維的人腦補擁戴。

a. 曹操為了自己的目標而在關鍵時刻可以選擇性健忘,受降曾經背叛他的張繡,苦苦追求好幾次要斬他的關羽。
b. 劉備隨時都有厚重道德仁義包袱,行天下之大道。

a. 曹操平時邏輯思維與謀略,但在愛情親情上敢愛多情,人說他好色只因其超越當代的貞潔藩籬,敢追求自己欣賞的人妻、也大方接受分手改嫁,吸引來的女子都是好妹子、交往了也死心塌地,應該是中國兩性權益先驅,也是一代風流男子。
b. 劉備連私生活都要作秀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,讓集團內上上下下壓抑至極,gg。

這種價值主張的差異,也造成他們人力資本佈局的不同:
a. 曹操的人格魅力使身邊文武名臣(在此就不列了,你可能不熟)全部都是有個性、有生活、符合人性的人,即使拋開事業也看得出有血有淚。
b. 劉備的人格魅力使身邊的文武名臣幾乎都是“背離小義行大義”的人,包括害自己家庭前老闆被殺光光的馬超,親手殺死自己徒弟的諸葛亮,如果上天把他們的事業奪去,都是一個一個亡命之徒。

如果曹操跟劉備活在現代,兩人的臉書差別應該是:
a. 曹操成天發各式各樣包山包海的動態,腦袋很清楚知道有許多人罵他、不想鳥他,但正確或熱絡與否對他而言根本無差,他只想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,研究自己喜歡的事。
b. 劉備每一篇文章都是細細斟酌後的公關文,上從聲明下到吃飯喝酒自拍都有價值主張精妙測算,每天fine tune自己的觸及率、互動程度。

曹操到底是什麼人

你可以說曹操是白目、是梟雄,他自己也不否認。曹操,耿直簡單真性情!太欣賞了。

參考資料

推薦

  • 史{資治通鑑、三國志}
  • 文{三國演義, 曹操傳}
  • 遊戲{三國志IV, 三國志V, 三國志VI, 三國志 VII}

初讀楞伽,很多不懂,今中午看解經推倒,分享一段很棒的。

淨常法師:

因三性觀法,不離此五法故。五法者何?楞伽經,唯識論,將一切有為、無為、有漏、無漏諸法,歸納為五法:

1
2
3
4
5
> 一、相─指森羅萬象之事物,情與無情,何止千種形態,萬種相狀?形相雖各各不同,總名為相。
> 二、名─依彼種種相,假設種種名,以表顯詮釋之。廣五蘊論云:「於諸法自性增語」謂之名。
> 三、分別─在萬物之相和名上,思量之,識別之。如人聞「名」,則其物體之「相」,必浮於心,於是有所謂之大小、高低、美醜、是非、善惡等妄想出現,謂之分別。
> 四、正智─指無漏心心所,離虛妄分別,了前諸法,如幻如化。乃一種清淨無染、正確無謬之智慧,謂之正智。
> 五、真如─由前正智而證得之不變不異之真如理體,謂之真如,理因智明,智因理發。

此中前二是所變境,第三是能變心能變之心自緣所變之境,所謂「自變自緣」。以上三者皆屬有漏法。第四正智,是就所變境上,觀其自性,離常離斷,契於中道,屬無漏法。第五真如,是心境一如,湛然寂滅。非言談所及,非思慮能到,唯有清淨無染之正智,方能正確的與之契合。
已說五法,再說三性,以五法又可歸為三性:

1
2
3
4
> 一、遍計所執性—遍計,就是周遍計度之意,指一般凡夫迷倒之妄心。所執性,指在迷心之前所妄現之我相法相。此當情現相,即叫遍計所執性。其實萬法因緣生,何來真實之我、法?所謂之我、法,只是在迷心之前才有,並非真有。如在暗夜見麻繩,誤以為蛇,蛇乃妄有,理上則無,是心外法,應遮遣之。
> 二、依他起性─「依」是隨的意思。「他」指眾緣:因緣,等無間緣,所緣緣及增上緣。「起」即生起。謂世間一切諸法,都是仗因托緣而生起,絕無自然生或無因生者。世間諸法,既依緣而生,亦必是依緣而滅,所謂「緣聚則生,緣散則滅。」既是依緣生滅,則生非實生,滅亦非實滅,世間諸法,皆是如幻假有,無有實體。依他起性是心內法,吾人必須深信,並應時起觀照。故金剛經云:「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!」
> 依唯識論言:依他起性有二種。一曰染分依他,即有漏因緣所生之法,亦即「有漏有為」是。一曰淨分依他,即「無漏有為」諸法也(有為而通於無漏之法,即四諦法中之道諦也。)
> 三、圓成實性─此是依他起性之實體。易言之,此即一切諸法之本體,即前述五法中之真如。圓成實有圓滿、成就、真實三種意義。「圓」是說真如遍於一切處。「成」是說真如不生不滅。「實」是說真如清淨無垢,非是虛謬。

世間萬法森羅,歸納起來不外上述這三性而已!

伴侶溝通

幻想一下你跟伴侶溝通,十件事情九件他會拒絕,而且他的拒絕都是直接說“我已經說過不要了”,你會不會模仿?或是幻想你跟伴侶溝通,兩人都極度害怕吵架,那會不會變成兩人都無法自在相處?
線上 marketing 跟 談戀愛一樣,一定要看長期啊!!!!

難得糊塗

有些情侶有看似愚蠢的規矩,比如說彼此一定要互相講什麼話關心,或是A發生後一定要使用B,吵架之後一定要當天合好之類的SOP。有些情侶通常怎麼吵鬧都不會散,幾十年都一樣,背後的相處邏輯都大同小異,只是方法論各有不同。

線下 sales 特性

線下 sales 的本質跟談戀愛是顛倒的。線下 sales 的溝通,兩人可以互相壓來壓去,虛張聲勢或是威脅,必要時可以冷漠讓兩邊冷靜,是因為(1)目標是收斂的,(2)交易是有限的,沒有邊界的互動不會產生不良影響。

但在戀愛的世界裡:(1)男女雙方想法完全不可能一樣,(2)男女雙方的交友圈可以有無限可能。所以這種沒有邊界的關係一定是推力。為何很多擅長人際溝通觀禮的 sales 感情卻出出問題?因為大家隨時都在思索“目標”。

線上 marketing 特性

線上 marketing 的溝通,兩者距離很遙遠完全不知對方想啥,若即若離的關係中稍有不慎就會全盤皆輸,這也是為何需要一些“紀律”去規範彼此。如此你才能體會對方的心理,才會有長期合作。想像一下,即使你在 amazon 買 10 年東西,你很可能因為一件事情的溝通不好,兩方互相惡性循環,生意就做不下去了,由愛生恨到處帶風向,這就是網路產業的特性 - 距離。而這跟談戀愛非常非常類似!

厲害的戀愛是,吵吵鬧鬧兩人也能很自在,兩人都能很有安全感覺得可以做自己。

原來我一直把我自己顯而易見的亮點隱藏,到處跟人講自己缺點,放大自己的弱點。最好的 branding 就是做自己?今天完全被劉知昂開腦了。他真的是 branding 專家,可以幫你找到自己的優點,請多給他舞台發揮。

我 14 年就說 2 年後(2016)新創市場會低迷,其實現在也還沒探底,主要看年底聖誕節,還有 epa 跟選舉博弈結果。如果保守派輸了,支撐力道至少可以持續到 2018 年底。我本來計畫是工作到 2018 左右新創市場谷底就逆勢專心創業,不過現在深深發現自己業務技能還很弱,不知道這 2 年可否補好補滿,不然就要去 mba 充電一波,或是找個會賣的合作。我知創業圈最討厭算命,但我還是分享一下,反正我這台很少人看。

最近有一個重大的發現,就是我忘記怎麼笑。高中到大學期間學過很多影響力、溝通表達、演說的東西,但很久沒碰就生疏了,也忘記了“笑”的方法:透過臉部肌肉、上顎,表現出誠懇燦爛又自在的笑容。而忘記怎麼笑,取而代之的是浮躁的笑或是傻笑。

因為這原故,可能也影響了表現與思路。有點可怕,慎之戒之。

緣起

最近有聲浪在探討電競比賽與政府的關係。部分立場認為政府應該支持,部分立場認為政府不應該支持。

支持方的論點包括了:

我國任何事情,都喜歡訴諸政府決定的立場。大多數人看事情的角度,也都認為應該是由政府決定。有壞人,不就應該政府來管?